孩子们每天要面对10小时,教育指标绝大多数已达到发达国家水平

  “大热天,还要我们读书!学校为什么暑假还要给我们上新课?我们很多同学在教室里午睡,都是被热醒的,一天喝四五瓶水都是小事……”这是一位中学生8月19日向省教育厅网站发送的一封投诉信,这只是现今学生沉重负担的一个小小缩影。

  昨天,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在全省教育局长会议上,提出了2011年我省教育将重点办好的10件实事。他说,与发达国家比,我们在教育理念、教育结构等方面存在较大差距,但我们离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目标已经越来越近了。浙江省高等教育毛入学率目前是45%,而发达国家是67%,我省到2020年可以达到62%。

  昨天下午,我省教育厅正式公布《关于切实减轻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通知》。省教育厅厅长刘希平面对与会的全省各教育局长和众多媒体,痛心疾首地说:学生厌学、教师厌教,已严重妨碍了教育的发展。

  2010年,浙江人均GDP达到7650美元,接近中上等收入国家水平,教育指标绝大多数已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中央教科所近日做了一个分析报告,浙江实现教育现代化程度为84.599%,在全国排第4位,仅列北京、上海、天津之后。

  某些学校有两张“课表”

  刘希平说,浙江教育继续走在全国前列,还有一个很硬的佐证:前不久在全球进行的学生能力国际评价中,浙江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成绩均处于全国试点地区(除上海以外)的第一位,数学和科学素养全球第二,阅读素养全球第六。

  刘希平说,他经常收到学生匿名寄来的“血泪控诉”。谁曾料到,一张小学生的课程表背后会大有文章?某些学校一些课表被课程以及各种辅导班排满,孩子们每天要面对10小时,甚至是12小时的学习。更可笑的是,有的学校为了应付检查,准备了两张不同的课表:课程丰富有趣,学生能够早早下课的那张用来应付领导,而排满了课的那张,才是真正给孩子们的。

  在中小学减负这个问题上,刘希平承认是“屡败屡战”,他希望教育局长和校长们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坚持2到4年,让减负落到实处。

  他气愤地说,为了“检验”成果,有的学校甚至运用了极端的考试方式——突然袭击,这可是几十年前红军用来对付敌人的!

  减负后多余的时间,要让学生从事学科性的、艺术性的、体育类、公益服务性等活动,引导和鼓励学生爱读书,继续办好足球、篮球、乒乓球三大联赛和合唱节、舞蹈节等艺术活动,并建立向社会公布学生体质健康状况制度,“让全社会像关注学生升学一样高度关注学生健康。”

  校长每年签减负“责任书”

  今后我省将深入推进高考制度改革、高中段课程改革和民办教育综合改革,扩大高校招生自主权,鼓励普高学生选修中职教育课程,提高实践动手能力,“不能让普高办成只为升大学而准备的教育”。刘希平说,高考分数是升入大学的一个重要门槛,但不能只拿分数说话。对某些专业,高校可以提出自己的要求,“要让学生的学业水平考试和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在高考招生中都起作用。”

  据悉,为确保此次减负举措顺利实施,省教育厅宣布,建立加重学生课业负担责任追究制。市、县级教育行政部门每学年都要与学校校长签署规范办学责任书,并把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作为重要内容,严格进行检查考核,实行“加重学生课业负担”一票否决制,把切实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作为对教师和学校评先评优的必备条件。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今后凡接到实名投诉,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或督导机构,都必须及时受理并进行核实。对性质严重、负面影响大,或不愿立即纠正,或屡查屡犯,超过三次者,属学校整体行为的,追究学校校长和分管负责人的直接责任,属个人行为的,追究个人责任。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新版减负令重点查“四超” 

  记者从会议现场了解到,此次减负重点,针对的是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造成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的不规范办学行为,着力解决的是当前社会反响强烈的突出问题,即学科教学超出课程标准要求的“超标”,加班加点延长学生学习时间的“超时”,布置大量机械重复作业和随意增加考试次数的“超量”,任意突破入学条件规定和招生限制范围的“超限”等的“四超”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