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别人的孩子都补课了,家长们联名要求补课

家长[微博]们要求学校为6年级的学生在4点半的放学时间后再多加一些补习时间。为此,学生家长们自愿向学校交了400元的补课费。一星期后学校召集家长们开会,宣布不补课,并退回家长们的400元钱。当老师在课堂上宣布不补课时,班上的同学“都”很失望,家长们联名要求补课,数十名家长在联名书上按了手印,仍遭拒绝后,“大部分家长当场表示不满……有的甚至当场就急得哭了。”(《成都商报》10月21日)

据报道,近日有40多名高三学生家长[微博]来到陕西榆林中学,要求学校恢复寒假补课。学校向家长出示了教育局禁止补课的规定,并以此为由拒绝了家长们的要求。

“补课”遭诟病,“取消补课”却又遭来激烈反对,“求补课”的诉求更是不绝于耳,这一情形绝非个例,不少地区在学校取消补课的大势难以逆转之后,各种“补课”的替补形式则如雨后春笋般纷纷登场。不再纠结于“求补课”这一根绳子的家长们,也渐渐将焦点和重心转移到“去哪儿补”。

家长要求学校补课看似无理无知,其实是在“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体制逼迫之下的无奈之举。都知道孩子补课辛苦,但是别人的孩子都补课了,自己的孩子不补,恐怕睡觉都不踏实。为了孩子的前途,哪个家长敢大意?

不难看出,“取消补课”的后果,只是催生了一个更红火的“补课培训市场”,对于家长而言,从学校补课转向市场化补课,不仅意味着要承担更高的成本,也意味着更多的麻烦。原本孩子只需呆在学校便一切搞定,如今还要不断转换场地,其中的接来送往,无不意味着更多的成本和麻烦。因此家长们联名“求补课”,未遂之后“急哭了”,也就不难理解。

虽然我们常说“榜上无名,脚下有路”,但是,绝大多数孩子和家长都将上大学、上名校作为唯一目标。从一些孩子身上可以看出,高考[微博]确实承担了过重的负担。即便是有孩子认为自己不适合上大学,可其他的路在哪里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