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在家上学,彤彤的课本是《论语》之类

图片 1
昨日下午,东莞南城,童童(化名)和刚认识的小伙伴趴在地上写字、画画,他们都选择了在家上学。南方日报记者
苏仕日 摄

学生纷纷“叛逃”,家长[微博]纷纷选择“在家上学”,不仅表达了对现行教育的不满,更是在倒逼现行教育进行改革。

早上1小时国学、1小时数学、20分钟英语;下午“随性而为”,有时到公园边玩边写生,有时在小区游泳或者攀岩……这是6岁的彤彤(化名)每天的“课程表”。每天小区里的学校响起上课铃时,她也打开课本。不同的是,彤彤的课本是《论语》之类,课桌是饭桌,老师是她的妈妈。

在中国大陆约有1.8万学生“叛逃”学校,选择“在家上学”,多数家庭主要由母亲负责孩子的在家学习。8月24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发布《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2013)》,分析了我国“在家上学”的发展现状。(8月25日《北京晨报》)

据粗略统计,像彤彤这样“在家上学”的孩子在国内目前大约有2000人。相比同龄人,这个群体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但据有关教育研究报告,热衷、观望、积极探讨这种新教育方式的“旁观者”越来越多。

让孩子“在家上学”,这是近几年来新兴起的教育方式。童话大王郑渊洁可以说是这方面的先驱者和引领者,他对儿子郑亚旗实行家庭教育的成功让众多对现行教育不满的家长们看到了另一种教育模式,但是家长们也应该看到郑渊洁的女儿选择的却是“去学校”。在笔者看来,不论哪种教育模式,首先都要保证对子女教育的关注与细心,只要家长有耐心,在哪上学都能教出好孩子。

记者调查发现,“在家上学”不仅存在于法律的灰色地带,而且不管是践行者还是旁观者,都有着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心。他们既对传统学校教育不满意,又不敢贸然走上这条叛离的路。

在家上学与在学校上学一样都是有利有弊的,家长们要仔细权衡,慎重选择,不可盲目跟风,否则赔上的就是孩子的一生。

在家的孩子

在学校上学虽然有各种不足,但是学校的教育方法、教材等都趋向成熟,更为全面和专业。在家上学则对家长的文化程度、时间等要求较高,并且没有集体生活的磨合,孩子容易孤僻、不合群、社交能力差。再者,孩子与孩子之间的亲近感是天性,是家长的陪伴代替不了的,学校生活同样是美好的回忆,哪怕是朋友之间的争吵。家长让孩子留在家中,将孩子屏蔽在群体之外,又何尝不是对孩子天性的扼杀与权力的剥夺?

大部分给孩子选择“在家上学”的家长[微博]主要是对“分数至上”、课业负担过重等长期存在的问题厌恶,也有一小部分是希望“因材施教”

但学生纷纷“叛逃”,家长纷纷选择“在家上学”,不仅表达了对现行教育的不满,更是在倒逼现行教育进行改革。现在学校教育同质化严重,忽略了学生的个性和特长发展,学生像是生产线上生产的人偶一样,没有个性的区别。教育方式单一、分数至上理念严重等问题在学校普遍存在,并且一些学校依然存在教育方式粗暴,如体罚、侮辱等,而某些老师的师德问题也是吓住家长的原因之一。要想让学校更受家长的青睐,需要教育理念的与时俱进,只有素质教育真正落实,爱护每一个孩子才能吸引孩子重新走进课堂,才能让家长放心。

彤彤还有一个姐姐,在广州市某公办小学念三年级。

当然,在家上学也是一种选择,有关部门应尊重家长与孩子的选择,让家中私塾合法化,开辟“在家上学”的考试通道,让在家上学的孩子得到同样的考试机会证明自己,以便在社会中递交学习名片,得到社会认可。

“有时和她说一些学校里的事情,聊聊天,我会很惊讶学校教育的呆板。”这位两个女儿的母亲说,正是在大女儿身上感受到传统学校的束缚、僵硬,所以到了彤彤读书时,夫妻俩决定开辟一块试验田——让小女儿在家上学。

□王琦(公务员[微博])

每天学校打铃上课,彤彤也会打开课本。早上语文、数学、英语,一共两个半小时,连上中间休息,从早上8时上到11时。语文主要是国学,英语用的是国外的绘本教材,其他时间都在玩。“下午有时练字,有时到外面写生,或者去跑跑、跳跳,做一些户外活动。”

几个月下来,彤彤母亲还很难判断这个试验是否算得上成功,“但起码她接触外界的机会更多,性格也更开朗,更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包括新的知识。”

“小学阶段学多少知识可能还是其次,反而人格塑造是关键,但学校未必能做到。”彤彤母亲说,这一点也是她期望自己这块试验田能结出的最大的果。

相比起彤彤父母的“洒脱”,肖杰(化名)父亲的决定就艰难得多。

肖杰今年9岁。当他三年前像普通孩子那样入读小学一年级时,作业越来越多,晚上常常做到11时,第二天6时许就得起床,情绪越来越低落。

“上学后的儿子好像没有思考空间,连玩游戏都提不起兴趣,每天被作业压得停不下来。”肖杰父亲说,“那么小的孩子看着都心疼。”

肖杰父亲初中毕业后很长时间都在工厂打工,后来自学了广告业务,如今是佛山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主管。个人经历也让他看到另一种教育模式的可行性。

经过两个多月的思考,他向家里人宣布了自己的想法:让孩子在家上学。

意料之中,老一辈的反对声不绝于耳:“你是你,你的孩子是你的孩子”,“时代不同了,你以为现在靠自学可以吗”,“你自己定性了,不要耽误孩子”,“不去学校谁来教,怎么学”……

解释、拉锯、举例,折腾了快1个月,老人家才勉强同意让孙辈尝试“在家学习”,“稍有不妥,就得回校去!”

尽管对这样的教育模式抱有信心,但肖杰父亲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传统教育的“逆行者”。而且这个最早的榜样来自“童话大王”郑渊洁,他让儿子郑亚旗从小学辍学,然后自编教材在家教育。

“新的路在哪里不知道,但这条路是不行的,所以没有犹豫,哪怕有阻挡和不理解。”一位曾在世界500强担任中层管理职务的“海归”母亲,为了孩子的教育毅然放弃高薪,决定在家给孩子当老师。在她眼里,现在的教育变得越来越功利。“如果成绩差就会被贴上‘差生’的标签,孩子从小就会对自己失去信心。”

记者调查发现,大部分给孩子选择“在家上学”的家长主要是对“分数至上”、课业负担过重等长期存在问题的厌恶,也有一小部分是希望“因材施教”。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往往先是发现孩子在学校不适应,继而才接触体制外的教育,并最终选择脱离传统学校教育。

试验的困惑

无论是实践者还是旁观者都有对未来不确定的担心和困惑,他们既对传统学校教育的不满,又不敢贸然走上完全叛离的道路。这样的不确定,从某种程度上看,都戳到了这个新生试验的痛处

既可以学习新知,也可以让孩子快乐成长,这使得“在家上学”看上去很美。那现在有多少孩子或家庭在耕耘着这样一块试验田呢?

8月24日,一场“学在民间:在家上学·多元教育国际研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发布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院长杨东平[微博]担任负责人的《中国在家上学研究报告》。

根据这份报告,当前活跃在中国内地的在家上学群体规模大约为1.8万人,这主要是指对在家上学感兴趣、通过网络等方式探讨、交流这一话题的人数规模。而根据“在家上学联盟”网站的粗略统计,正在实践“在家上学”的人数约为2000人。主要集中在小学阶段,其中浙江、广东、北京数量最多。

记者走访发现,国内“在家上学”的模式一般可分为两大类:一是孩子纯粹地在家接受教育,父母会在他们低年级阶段充当老师的角色,中高年级阶段则会以家教或自学为主;另一类是孩子进入私塾接受教育,这类私塾通常也是由前一类型发展而成,相同需求的家长聚集在一起,甚至出现小规模的学校,比如华德福、夏山学校等,他们都有相似的文化和教育理念背景。

但不管是哪一种类型,相对于中国学龄儿童总数,2000人实在是一个极其微小的群体,许多普通家庭甚至不会感觉到他们的存在。即使发现了,也觉得不可思议。

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实践者还是旁观者都有对未来不确定的担心和困惑,他们既对传统学校教育的不满,又不敢贸然走上完全叛离的道路。这样的不确定,从某种程度上看,都戳到了这个新生试验的痛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