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中专从没有出台任何关于禁止学生穿有色内衣的规定,少年是落寞的背影立在草丛中

“中山中专从没有出台任何关于禁止学生穿有色内衣的规定,也从来没有没收过学生的内衣,网络上流传的信息纯粹属于造谣。”昨日,涉事校方正式回应此事。另经调查,发布信息的当事人是该校往届毕业生萧某。萧某承认信息由其发出,并为没有经过核实而发出不实信息的行为深感后悔。

少年不戴花

10月15日晚上,有网友在中山本地的论坛发帖称,“中山市某学校的艺术科对学生仪容仪表检查有新突破,女生穿着有颜色的内衣会被老师查,甚至要写检讨,这件事在微信朋友圈内已经刷爆屏了。”经过媒体报道和网络转载,中山中专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是单车少年两人,是伞下背影两只,是顶楼剪影两对,是窗边雕塑两座……

昨日下午,中山中专校长朱家良说,当天有学生就此问题@他,考虑到已经是晚上11时,无法立刻核实这一问题,他就先发了一条近乎中立的微博回应。“我们学校有近6000名学生,126个班级,虽然学校没有出台此类校规,但难保没有系或者班级出台类似规定。”朱家良称,后经调查核实,的确没有出台此类规定。

少年是指节分明手握风筝,少年是落寞的背影立在草丛中,少年是一株兰草寂寞开,少年,不戴花。

该校艺术科副科长在回应网络质疑时表示很冤枉。他说,从未专门检查过女生内衣,也没有没收过一件有色的内衣。“我们只对校服和仪容仪表做出过规定,从来未规定女生不能穿有色内衣。”“学校只针对校服的穿着做出过规定,例如不允许将校服修改得太短或者太窄等。”一位龙老师说。

也许我们都太执着于一个答案,问题其实很简单,承认与否认。

该校艺术科几位女生代表昨日表示,学校从未禁止学生穿有色内衣。“我都有一条豹纹的内衣,平时穿也没有被没收。”幼师专业的张同学说,网络流传的信息并不真实,其班上没有发生过因为穿有色内衣被扣分的事情。(记者
高薇)

可是答案却很难,否认是痛苦的过程,承认是残酷的结局,但谁又能让故事重头再来?

就像阿宽说的——剪掉头发本来是想逃避,可是剪完我就投降了,我知道它长出来一定还是卷的,那才是我自己,改变不了的。——

如果那就是自己,何必改变?何必否认?如果那不是自己,何必困扰?何必哭泣?

                                                                                   ——写在前面

(一)

导演的拍摄手法略显稚嫩,镜头运用得却很流畅,光线调得恰如其分,娓娓道来的叙述手法虽然显得平淡,却也朴实得让人心疼。

开头巧妙地运用下雨天的压抑表现少年内心的挣扎苦痛,雨是整部电影的最大功臣。

我们在雨中窥见了少年有些惆怅的侧脸,窥见了少女如花的笑脸被雨水朦胧,窥见了每个人心中的小小秘密,窥见了青春的萧瑟缱卷,却窥不见它的结局。

雨是打在少年肩上的雪花,少年说,他期待下雪天的到来。

如果,他能在淋雨后清晰地认识到——不用去管它的合理性,只消等待就好,就像不用管台北是不是会在春季下雪,只消等待就好,雪是可以在这里下的。

因为,这里叫做——心。

可是,少年还是茫然了,他说——又不是把头发剪掉问题就可以解决。

他也许懂,头发的自然卷可以用离子烫夹直,但少女不是他的离子烫。

但他却不懂,若是自然卷无法改变,接受它又何妨?

好在,故事的最后,少年那长长的内心独白让我们惊喜地看到,少年的成长。

少年说,他很坦然,这就够了,不是吗。

(二)

我喜欢诚对阿宽说话的语气,你不用管我要做什么,只要跟着我就对了。

那是阿宽所没有的,对答案的笃定。

因为,阿宽觉得自己是那只孤独的兔子,所以,他会对自己即将面临的答案害怕,否认。

少年说,诚会让他接触到他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比如,抽烟、A 片。

但是诚也让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

每一个细节的勾画,都细腻地表现出少年的曲折纠结的内心世界。

在这里,少女是让人心疼的,却是拥有最豁达胸怀的一个。

少女恶作剧似的为少年把睫毛膏画好,却没有KISS。第一次是羞涩,那第二次呢?是必然吧。

少女说,她认识少年心里的魔鬼,是因为她从少年的双眸中看见晦涩的目光,在闪躲,在逃避。

只要一个拥抱就好,一句再见就好,黑板上的数学符号,是少女睿智的答案,是少年了不起的心理成长。

不需要歇斯底里,不需要咆哮。

只消等待就好,雨下完了,就是晴天。

(三)

作品的风格的确有借鉴岩井俊二之嫌,但这本来就是大学生的毕业作品,借鉴也无可厚非,不能算是抄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