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一方面作为小升初的家长确实需要多了解信息,曾燕玲的妈妈袁女士才晓得

图片 1昨日,天宫殿,4位妈妈为离家出走的孩子担心不已。
重庆晨报记者 许恢毅 摄

图片 2

同小区的4个孩子离家两天至今未归,4位妈妈急得整晚睡不着,她们说不会强迫孩子,先回家好商量

一早手机屏幕上提示《致2018小升初家长的一封信》,很自然的点了进去,一方面作为小升初的家长确实需要多了解信息,一方面我真的期待有利好消息。

10月18日清晨6点,曾燕玲比平时起得更早,她在墙上贴了三张便签纸:“妈,你逼我的”、“你连我喜欢吃什么都不晓得”、“更莫说关心我”。之后,她离开家,至今未归。

首先信的开头来了一首诗:

两天后,曾燕玲的妈妈袁女士才晓得,女儿所在的年级还有三个孩子也不见了。大人们急得整晚整晚睡不着,坐着发呆。

挑灯夜战奥数难题,各种比赛风雨来去。

女儿去年也曾离家出走

网报简历反复斟酌,微信Q群头晕目眩。

离家的四个孩子,都是天宫殿学校初二年级的学生:黄佳雯(女,4班)、张巧巧(女,3班)、熊祥君(男,4班)、曾燕玲(女,5班)。四家人都住在天宫殿社区丁香路的还建房小区。

民校笔面场外挂念,攥着手机夜不能寐。

上周四(17日)晚上,曾燕玲回家给妈妈说的第一句话:“妈妈,我不想读书了。”

录取通知梦想实现,收拾行囊中考再见。

女儿成绩不好,之前,她曾多次向家人表露自己不想读书了。“你不读书能干啥子?怎么也要把初中读完了。”最后,袁女士语气有点重,“不读书怎么行!”曾燕玲干脆把门一关,回卧室了。

这便是2017小升初孩子的真实写照。说实话,看过这首诗压力感排山倒海扑面而来,仿佛看见一大批孩子身披战袍在小升初的战场上撕杀;这哪里是小升初,完全有当年高考的阵仗,人生的比拼已经提前这么多。

第二天一早,曾燕玲比往常都起得早,袁女士觉得有些奇怪。没一会儿,她看到了墙上贴着的三张纸条。袁女士觉得挺冤枉。曾燕玲去年患了胃窦炎,住院两次,医生要求不能吃辣椒等刺激食物,可娃儿喜欢吃麻辣的,两个人经常为此争执。

信中主要讲了民办学校热度飙升,广受家长们追捧,民办学校在生源、师资力量、办学条件等方面进入了极其良性循环;优质的师资力量吸引优质生源,优质生源带来收益及影响力,民办学校便更有实力吸引优秀的教育资源,如此一来,公立学校的发展便受民办学校很大的影响。

虽然曾燕玲是抱养的孩子,袁女士觉得自己在吃穿等问题上从没亏待过她。去年,曾燕玲也曾离家出走,一天不到就被袁女士碰巧找了回来。

我们这个地区一届小升初总人数为3万人左右,民校能承载的座位数量目前大约在九分之一左右,优质教育资源成为稀缺;为了成为这九分之一的佼佼者,孩子们家长们真正是卯足了劲,才有了文章开头的那首诗。

当天上午9点多,袁女士给曾燕玲的班主任打了一个电话。老师说,曾燕玲根本没有到学校。

家长们对于小升初的重视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甚至觉得我是不是孩子的后妈,才这样放纵孩子,希望他有一个轻松快乐的童年,总觉得人生这场马拉松不该起跑就冲刺。想想我们的童年那样无忧无虑,虽说现在竞争激烈,但也不至于如此白热化。

找了两天也没女儿踪影

儿子有一个玩的比较要好的女同学,妈妈全职管理孩子的学习生活,孩子学习非常优秀,各科成绩都在班上名列前茅。

昨天,张巧巧的妈妈张小群双眼红肿,一说起女儿,就止不住流泪。“晚上睡不着觉,坐着发呆,有时候想着想着就流泪。”

我们在一起沟通的时候,感觉很尴尬,她把整个地区初中名校的情况如数家珍,哪个学校办的哪些赛式、成绩对小升的作用清清楚楚,哪所名校看重孩子的哪方面一一道来,有的偏奥数,有的偏英语,有的偏国学。

张巧巧是上周六(19日)下午离家的。当天上午,张巧巧还和张小群一起到江北观音桥买了衣服。回家后,巧巧准备洗澡换新衣服,中途,张小群接了一个电话。随后,巧巧告诉张小群,有同学在观音桥过生日。午饭都没吃,张巧巧就出门了,随身带着一张乘车卡,张小群还给了她15元钱。

好吧,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很自责,又如梦初醒,心想我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妈妈,孩子奥数没补习过,国学没接触过,英语也不行。恨不得马上为儿子制定一个完美的补习计划,然后坐着火箭去追赶那些已经飞往太空的同学。

当天晚上8点多,张小群给女儿打电话。张巧巧说,自己在人和耍,等一会儿就回家。晚上9点50分,张小群再次拨打巧巧的电话,通了,却一直没人接听。

虽说我已经了解小升初的战场硝烟弥漫,心理还是有所抵触这种拔苗助长的教育方式,所以在扭扭捏捏的被裹挟的进入这条赛道。

接近晚上11点,张小群打车赶到人和,在街上找了一圈,没有;又到网吧和KTV,比划着女儿的身高和样貌寻找,还是没有。最后,她回到小区,又在家附近找了一圈,依然没有女儿的身影。

去年我在一个网络平台为孩子报了一对一的补习,挑选的都是高级教师,补习费用一周平均需要1k,目前已经交纳3万多元,补语文、英语和奥数。我承认在教育方式上受了外界很大影响,大家都在补,而我的孩子就是不补课,面对周糟的环境,我确实无法置身事外,也无法再坚定的走自认为对的路。

1个多小时后,张小群给班主任打电话,希望老师通过校讯通发布消息,有同学能提供线索。

因此,我的孩子是这样的:

接到同学电话中途离开

1、没了周未,原来每周飞一次航模也没有时间去,除了课堂上布置的作业,还需要完成补习老师布置的作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