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生和官方其实都是紧张的,直接破坏了基础教育的生态

今日社评本报评论员 樊大彧

高考(微博)今日结束,本次高考再次给社会带来了沉重压力。沈阳一名考生曾告诉家长,考场有人撕卷干扰到自己的情绪,最后被证实是精神过度紧张而虚构出来的。湖南隆回一名高三学生高考期间坠楼身亡,媒体报道称是“迟到被拒入场”而“跳楼自杀”。官方迅速澄清说报道不实,坠楼原因还有待调查。

“一考定终身”直接破坏了基础教育的生态,让本该丰富多彩的基础教育沦为应试教育,其弊端已昭然若揭。高校招生录取亟须加快改革,打破“一考定终身”的单一选拔模式,将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

考生和官方其实都是紧张的,尤其在湖南隆回方面,显然已经上升到维护社会稳定的高度。而在全国其他地方,也大抵会如此应对。这些年来一个日益明显的事实是,高考三日,高考压倒一切,一切为高考让路。交通管制、工地噤声,甚至给送考车辆轻微违法“开绿灯”,可谓全民总动员为高考保驾护航。报名考生的减少和录取率的提高,丝毫没有弱化全民高考的态势,反而愈演愈烈,令人深思。

昨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微博]启幕。对于重庆某小区一栋居民楼里的96户居民来说,这个高考对他们并不轻松。这栋15层高楼里住着一名高考生,为了能让他休息好以迎接高考,小区物业应家长[微博]要求,在高考期间分时段停止楼内唯一一部电梯的运行。

如此兴师动众,只能说明高考在当下的重要意义。在集体关注的背后,折射出社会成员上升渠道的狭窄和对公正公平的普遍担忧。无论如何扼杀众多学子的天性,高考依然是当今社会最公平的事情之一。少数社会成员,可以凭借留学(微博)或者其他方式逃过高考一劫;而对于大多数人,在当下这个诚信机制还需完善的社会,高考是少有的一条公正透明的上升渠道。即使高考加分黑幕、高考移民(微博)丑闻的频频出现,也无法打消大众的热情的信任:在这里,一切凭借分数说话,而与关系、门路、权钱交易等等无关。加之,就业压力多年来持续紧张,最终成就了全民高考。

小区物业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考生家与电梯只有一墙之隔,家长担心电梯运行噪音大,会影响到考生休息。为了一名高考生更好地休息,楼内居民必须在指定时间回家或出门,否则电梯过时不候。小区物业认为暂停电梯运行是人性化举措,楼内部分居民则认为,社会过分迁就参加高考的孩子是一种弊病,“电梯都要为高考让路,矫情过头了”。

把最公平的高考,一点点变成不那么折磨人的高考,要希望于体制内的推动,比如一些高校保送与自主招生面积的逐年扩大,在不少名校比例已经超过一半;也有希望从体制外自发进行,在深圳,45位没有文凭、自主招生的南方科技大学教改实验班的首届新生,这几天宣布放弃高考。他们的校长说,孩子们的行为“甚至比很多成年人、官员和老师,都要有勇气得多”。

为了孩子高考而叫停电梯,这个故事或许比较极端,却是高考氛围中的典型案例。面对这场“改变命运的考试”,很多父母高考期间都会精心打理孩子的饮食起居,为了给孩子创造安静的学习环境说话都压低嗓音。父母围着孩子转,希望孩子考上理想的大学,“企图心”十分明显;考生对家长的各种用心良苦看在眼里,感动自然有,但更多的恐怕还是压力。家长在强烈“企图心”的驱使下,会敏感到草木皆兵,而这种敏感和不安也会感染孩子,可能让孩子难以发挥正常水平,甚至临场发挥失常。父母的言谈举动还是应该尽量保持淡定,以便对孩子形成最好的“暗示”,使孩子从容淡定,以平常心轻松应考。

这种道德勇气是当下高考改革最缺少的东西。很多事实都在证明,中国高考改革已经无法再修修补补了。一方面,它需要紧跟时代步伐,以更大决心推进;另一方面,也需谨慎前行,避免各种有损于公平正义的情况发生。快与慢两方面,都承载着社会极大的期待和关切,而这正是高考改革的难点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