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另外陈教授刚才讲的是工学情况,明确总量政策方向

北京大学校长助理、经济学院院长刘伟日前表示,中国宏观经济失衡最突出的特点是面临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双重痛苦。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选择北大经济学的三个理由

在第四届中国经济增长与经济安全战略论坛上,刘伟表示,自1997年11月份至今,绝大部分年份我国物价水平处于通货紧缩的警戒线之下,其余年份通胀水平相对经济增速而言依然非常温和。

主持人:非常感谢陈老师精彩的讲述。另外我还要补充一点,刚才陈教授讲了很多的数据,特别是工学在世界的排名和中国排名第二,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体量的问题,就是你的人数、规模有多大,实际上北大是以一个工学院在和其他的整体大学相比。另外陈教授刚才讲的是工学情况,我再给大家提供一点其他学科的数据,其实除了排行榜和说明里面工学排在第二之外,其他的几个学院,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北大都是排在第一位的。下面我们有请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教授,向大家介绍北大经济学科的情况,为什么说是经济学科呢?因为北大有好几个跟经济学科有关的学科,另外学习经济是很多同学的梦想,有请孙老师。

同时,产能过剩问题突出和失业率上升意味着我国经济的确面临严峻的通货紧缩威胁。但是,无论是政府、企业、居民都有很高的通货膨胀预期,因此未来又面临潜在的、巨大的通货膨胀压力。

图片 1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孙祁祥

针对这种宏观经济失衡的复杂性,刘伟说,总体来看,有可能使中国宏观经济政策在新的年度里发生重大变化的有三个方面。首先,是不是要调整前些年的淡化总量政策、强化结构政策的政策走势。此前宏观调控淡化总量、强化结构,“有保有压、区别对待”。而2008年一旦总量失衡问题明确,将淡化结构性调控,明确总量政策方向。

孙祁祥:谢谢秦主任,刚才孙老师问我,你是不是也到前面去?我说不去了,因为我们没有做PPT,之前来的时候我们也咨询了一下,是用PPT的形式,还是用说的形式,他们说都可以,可能说更好一些,其实PPT可能更直观,我在这儿跟大家交流一下北大经济的情况。我现在讲是以经济学院为主,但是我们有很多的系科在北京大学跟经济有关,所以我恐怕讲的不是一个单纯的经济学院。

其次,货币和财政政策是不是到了双紧的时候。这几年我国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方向是松紧搭配,财政在扩张,货币在紧缩。而如果2008年认为总量失衡开始明朗化,恐怕财政政策就要从放松转为收紧,货币和财政要同时收紧。

非常感谢北京大学招办给我们学院这样一个机会,来跟大家交流。经济学有一个很重要的术语叫做机会成本,它讲的是你收获一种东西,所以你必须放弃的另外一种东西所带来收益。比如说你有100块钱,如果说放到银行里面去,你这一百块钱就不能投到股市去。那么你投到股市去的那个收益,也就是说你是存到银行里所获得收益的机会成本,那么怎么抉择由你自己来选。时间也是一样,今天上午8点到12点你到北京大学参加开放日,你就恐怕得放弃周末在家里团聚,跟你的亲人,或者外出踏青这么一个机会。那么你后面放弃的这个,也就是你今天来参加开放日的成本,所以哪个大哪个小,你自己去抉择、衡量。所以我希望你们今天在这儿的收益是很大的,机会成本是很小的。

最后,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和幅度是不是要加大。货币政策的实际效果并不显著,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人民币本身价值被低估。如果现在确实认为通胀是首要目标的话,那就意味着2008年人民币升值的速度和幅度要进一步加快、加大。

说到经济学我估计在座的都不陌生,实际上我们就生活在一个经济世界里面,我们每天被浸泡在很多的经济术语里面,大家恐怕从你日常的交谈中、收音机里、电视里,天天听到的最多的术语恐怕就是跟经济有关的。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经济论坛、博鳌经济论坛现在正在红红火火的海南三亚开会,全球金融危机、经济全球化、投资、消费、需求、股票、债券、理财、金融、证券、保险,每天这种词汇很多,汇率、利率。还有比如说GDP、IPO、INF,还有现在的金砖四国,中文不够英文加。所以总之,现在经济的东西非常非常多,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间,经济非常的热。所以有人说经济是显学,有人说经济学是经济帝国主义,因为它侵犯或者侵入或者说渗透到其他的很多学科。就经济学本身的分类来说有很多,比如说我们在经济学内部可以按照不同的分类标准,把它分为有理论经济学、应用经济学,有规范经济学、时政经济学、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行为经济学、行为金融学、信息经济学等等。比如说再往外渗透的话,就可以听到有法经济学、社会经济学、家庭经济学、人口经济学、卫生经济学等等等等,所以经济学很火。

 

实际上在我读大学的时候,选择经济学的时候是32年前,1979年我选择读经济学,那会没有这么热。其实我对经济学也没有什么了解,我对文学、哲学、历史那些很感兴趣,当时我也是征求我父亲的意见,我说我到底选什么专业比较好?他说现在要进行经济改革了,我估计经济会比较好,所以我选择了经济学。应该说经济学的热得益于我们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得益于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得益于体中国人对富国强民的追求。

经济学是研究什么呢?可以简单的说是研究选择的学科,就是教人怎么选择。我们知道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但是资源是有限的,所以我们要研究在无限的欲望和有限的资源之间,如何更好的选择、配置资源,增进整体的国民福利。所以从选择的意义上来说,我们资源的配置是采取计划的形式,还是采取市场的形式、市场的手段来配置资源的,它涉及到一个经济体制的问题,经济的增长是采取一种数量扩张外延式的增长,还是采取一种以技术进步为主,来内涵式扩张的方式,是一种经济增长方式的选择。那么其他还有许多方面的一些选择,在我们日常的经济、生活中,大量可以看到。如果学经济学,你可以到国内国际很多地方去学,我可以不夸张的说,几乎所有的高校都有经济学,他可能缺某一种学科,但是经济学恐怕不缺。但是我认为如果在座的很多高中生,你有足够的自信,你有相当的潜质和实力,我认为你应当选择来北大读经济学,我给你三个理由,不多但是我觉得这三个足够。

第一北大是现代经济学的发源地。我在就任北大经济学院院长的时候,我曾经在院长致词里面这么说,如果说现在中国经济里面缺了严福会怎么样,如果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缺了李大钊会怎么样,如果经济史缺了马英初会怎么样。我相信如果没有他们,中国近现代史的历史,特别是中国经济史将会在一定程度上重写。让我们非常自豪的是,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就与北京经济学院的前身经济系有着密切的联系。在1912年严富他创立了北大经济学门,就是现在的经济学院。作为北大经济学的教授李大钊,大家都非常熟悉了,他跟毛泽东等先辈浴血奋战。作为北大经济学的教授和北大第八任校长,马英初,我想在座的年纪稍大一些的可能听过这个名字,他写的新人口论是为新中国的前途直言呐喊。我敢说如果当时不是像人们说的错批一个人多生3亿人的话,中国的人口规模不会像现在这样,我们很多的独生子女恐怕也享受不到独生子女待遇了,恐怕会有姐姐弟弟哥哥,可能我们老龄化的问题恐怕也不会像今天这么突出。这是我讲的第一个,中国现代经济学,可以说启蒙于、发源于北京大学。

第二北大经济学科仍然位于国内经济学教学和科研的前沿。如果只是说北大经济学有这么优秀的历史,不构成我们的高中生选择我们的理由,至少不是充分的理由。因为不管来者多少,大家总是对历史上的第一给予关注,而北大很荣幸的产生了中国最早的经济学科,得到了这份注目和礼赞,而北大人并没有停留在这个第一之上,而是经过了百余年的努力创造了很多新的第一。应该说严福、李大钊、马英出、陈带孙、陈振汉等等都是相当杰出的代表。而在当代来看,北京大学毕业在政界工作的,比如说李克强、李源潮等等,毕业于北京大学在北大工作的,著名的经济学家厉以宁教授、林义夫教授、刘伟教授等等。毕业于北京大学在商界企业界工作的,比如说益阳集团的董事长邓伟,幸福人寿保险公司的董事长孟小苏,比如说深圳万科集团的总经理郁亮,应该说是这当中杰出的代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