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登录未来十年中国要破三大圈套,中国经济未来十年有什么样重要的发展特点呢

未来十年中国要破三大圈套

日前,在泰康资产高峰论坛上,经济学家李稻葵发表了《未来中国十年经济大格局》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整理:

李稻葵

今天,我想讲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发展特点、面临的三个重要风险和企业界面临的三个重要发展机遇。

  谈未来十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一定要对世界格局有全面、清醒的认识,对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困难有充分、深刻的理解,才能言之有物。

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三个发展特点

  金融危机已过去5年多,世界格局有了新变化。美国2013年经济增速近2%,而欧元区2013年已基本从欧债危机中走出来了。2014年,欧美经济复苏格局将会继续,其中欧元区经济可能出现正增长。因此,未来两年,欧美国家由守转攻,工作重点是要制定新的国际经济、贸易和金融法则。

中国经济未来十年有什么样重要的发展特点呢?

  中国目前已进入中等收入水平阶段。此时,最头疼的问题是如何突破中等收入陷阱。根据国际经验,中等收入陷阱是三个圈套组成的,一环连一环。

我认为最有可能的大概率事件是,恐怕未来十年增长的格局是前低后高,这是第一个判断。

  第一个圈套是利益格局的盘根错节。具体表现为利益集团不愿意让这个体制继续前进,这是第一大问题,几乎所有的国家从兴旺走向衰落,直接原因就是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好。第二个圈套是泛福利化倾向。就是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因民众受惠不均,政府过早套上福利化的包袱,大量的财政支出用于搞稳定。第三个圈套是金融危机。大量进入到中等收入水平的国家每隔几年就出现一次金融危机,每一次出现金融危机经济发展倒退5年甚至是10年。如果这三件事情能够一一化解的话,中国经济未来再过10年将会出现一个非常壮观的前景。

为什么说前低后高?这个判断的基础是,我认为今天中国经济运行的速度是低于经济增长潜力的,就像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实际速度低于设计速度,这个判断非常重要。为什么这么说呢?我有三个根据或原因。

  怎么突破固有利益格局?当前掣肘经济制度变迁的利益团体主要是有三大方面:一是地方政府习惯于借钱搞投资,习惯于搞GDP,习惯于短期收税,这是第一大利益团体;二是部分国有企业习惯于垄断的地位,习惯于靠政策和低息贷款发展;三是部分中央部委习惯于行政审批,习惯于权力干预经济发展。因此,破解当前利益格局,一定要强调“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要发挥决定性作用”,所以“简政放权”恐怕是2014年改革的重头戏,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第一个利器。

第一个根据是国际环境。全球经济只有英国和美国的增长达到了它的增长潜力,美国是2.5%,英国2.0%;
其他国家都是低于设计时速的,几乎没有例外,比如说欧洲1.7%,日本0.7%;而新兴市场国家除了印度和中国之外,大半的国家举步维艰,俄罗斯是
-3%,巴西是-3%,南非也是-3%,还伴随着高通胀。这是我判断的第一个根据。

  如何避免泛福利化?泛福利化的根源是收入分配不均,特别是农村和城市收入分配不均,农民没有从长期经济发展当中获得收益。所以,农民获得财产收入,根本作用不是短期城镇化,不是短期经济发展新动力,最重要的是要给农民创造一个可以长期跟经济发展同步的、从经济发展中获益的机制,从而让农民不成为社会不和谐、大量福利开支的一个对象。

第二个原因是债务。目前中国经济正在处理历史上遗留下的一些难题,比如说我们目前的企业债务不仅
达到了国内历史最高水平,在国际上也是非常高的,企业负债率和负债总规模占GDP的150%,在全球各个国家中名列前茅。虽然这并不等于说我们会进入经济
衰退或金融危机,但这个问题必须解决,这就需要短期内降低增长速度。

  怎样应对可能出现的金融危机?毫无疑问,必须加快金融体制改革。十八届三中全会报告对这方面讲得非常多,非常细。短期内需要落实的,就是要对资本市场进行比较深入的改革,要恢复投资者对资本市场的信心。如果大家对中国的资本市场没有信心,对银行业没有信心的话,一旦金融市场加大开放力度,资本极有可能外流。

第三个基本原因是增长点。为什么说中国的经济增速低于潜力,因为现在还没有完全打造出新的增长点。城镇化刚刚破题,还不知道怎样才能进入到快速轨道。

  如果改革到位,这三件事情做成,到2023年末,中国经济在全球的地位将会跟今天完全又不一样了,可以基本告别小康时代,迈入初步发达的发展阶段。如果这些实现,将出现下述三大变化:

这一系列原因,让我判断中国经济目前是低于增长潜力在运行。既然如此,未来一定会逐步回到增长潜力甚至更高一点。因此,我个人对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判断是前低后高。中国经济还能怎么高呢?我认为中国经济的增长潜力应该不止目前的6.7%。

  第一大变化,中国年人均收入水平将从现在的6000美元翻番到1.2万美元。目前中国年人均收入水平是美国的18%,到2023年末,应该是达到美国的70%左右。

根据我们研究的最基本结论,在一个经济体已经达到市场经济起飞的前提下,判断它的增长潜力和增长速度,增长潜力的最大不确定因素是这个经济体和
世界上最发达经济体的差距,也就是人均GDP的差距。中国目前的人均GDP不到八千美元,按照购买力评价是美国人的五分之一,这意味着我们有大量的企业在
学习,比如说保险业到资产管理,从商业模式到运营模式、管理模式到技术的引进,方方面面都有巨大的赶超空间。我们为什么说中国经济仍然有很好的增长潜力,
这就是最根本的根据。

  第二大变化是总体的经济规模基本上与美国相当,甚至还有可能超过美国,这意味着世界格局的一个重大变化。

中国经济是大国经济,赶超起来非常慢,这句话有一定道理。但不要忘记,正因为是大国经济,所以我们内部市场的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比如说安
徽省紧邻江苏,可是安徽的人均收入水平只是江苏省的一半,江苏省人均收入水平是全国最高的,但安徽省是全国倒数第六,和江西、广西排在一块儿。这个例子告
诉我们,大国经济内部市场的潜力非常巨大,如果好好挖掘这些潜力,就能够把大国增长优势发挥出来。只要通过艰苦的努力,改革调整到位,我们的增长速度在未
来十年后半部分应该还能够上来一点。

  第三大变化是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格局、制度格局可能会初步呈现出来:一是公平;二是有序。

第二个判断是,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结构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理由如下:

  这就是未来10年中国经济大的格局,从现在开始,必须一件件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议的内容。

第一个理由是,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已经非常高,远超过我们的邻国越南等国家。过去七八年,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大幅度提高,劳动力工资增长远高于名义GDP,劳动成本的变化将引发一系列的经济结构的变化。

  来源:国际金融报 2014-02-10
作者系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第二个理由是,今天的百姓需求也在改变,已经超越了基本的温饱。大概在五六年前,宝马在
中国市场的销量超过了美国,而今天奔驰、宝马、凯迪拉克也都如此。这表示在中国市场上,中高端购买力人群的数量已经超过了美国,凯迪拉克甚至有60%的市
场在中国。中国内地有相当大的消费群体,他们的要求很高,要求高质量的产品,其中有一部分人在满足温饱以后还需要更好的金融服务、保险服务,这就是需求的
改变。

劳动力成本的改变和需求的改变会引发一系列的改变,我称之为“静悄悄的革命”。

比如,这两年金融业的发展远远超过我们的实体经济,有人讲是泡沫,我不同意。金融业的确给百姓生活带来了变化,包括保险业。去年金融业的附加值
已经占GDP的大约10%,在9.6%左右,去年金融业的附加值的增长速度是15.9%,这还是在下半年股市出现巨幅波动的前提下,否则增幅会更高。如果
没有金融界的贡献,去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仅仅是6.2%。

再举两个例子,由于成本的变化,我们的产业也发生了变化。

过去大城市周围可以容忍炼钢炼铁,因为那时候穷,老百姓(48.250, -0.59,
-1.21%)生活水平低,对空气质量要求比较低。而现在,每天出门前不仅看温度还看PM2.5,大家不能容忍大城市周边再搞重化工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