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而是发展合作创新的全球伙伴,非洲高等教育伙伴关系计划通过非洲大学协会建立一个联合数据库

  原标题:从非洲大学国际化趋势看“一带一路”倡议

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于4月25-27日在北京举行,这是今年我国最重要的主场外交活动。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密集会见多位外国政要及国际金融机构负责人。尼日利亚《领导者报》4月22日刊发尼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查尔斯·奥努奈居题为“非洲与‘一带一路’倡议的机遇”的评论文章,高度评价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为非洲缩小发展赤字、有效融入全球价值链、实现发展愿景所提供的独特机遇。文章说,由于基础设施、人才、资金等方面的瓶颈,非洲经济的可持续性和包容性明显不足,发展举步维艰。但2000年起成立的中非合作论坛,使非洲有机会同中国一道克服发展过程中的结构性障碍。近20年来,中非双方基于传统友谊和相似历史遭遇,携手努力,战略伙伴关系不断深化,在争取可持续发展及改善非洲人民生活的艰苦斗争中取得了历史性进展。文章指出,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使“一带一路”倡议成为推动构建共商、共建、共享国际关系的新合作框架。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宣扬霸权主义和民族主义,而是发展合作创新的全球伙伴,通过加强互联互通建设、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造福沿线国家和地区。这一独特的公共产品正是非洲发展所需要的,是解决非洲发展问题的关键。图片来自人民网
[责任编辑:Gulfinfoczcyl]
轻松掌握中东市场与资讯,请下载【海湾资讯】APP Tags 一带一路

  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内涵随着高等教育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同时其外延、功能和目的也因大学的发展状态和在国际学术领域中的地位而不同。21世纪以来,非洲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在合作方式、国际化中的区域化、国际化能力建设和国际化的成果方面呈现出以下新形态。

  第一,合作方式从南北合作、南南合作的单线合作发展到国际组织、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共同参与的,甚至跨部门的网状合作与对话。许多非洲国家在高等教育发展的初期,其国际合作的对象主要是其前宗主国,随后扩展到欧美等其他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机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21世纪以来,非洲不仅内部的合作日益增多,而且与发展中国家的交流与合作也日渐频繁,巴西、印度、中国等新兴经济体与非洲国家的大学之间有大量的合作项目。合作的新动向除了双方自主的合作以外,还有由国际组织推动或支持的南南、南北合作等。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中非大学20+20合作计划”的支持,又如2013年世界银行发起和资助的“应用科学、工程技术领域的技能伙伴关系”项目,打破了固有的南北、南南合作的模式,把非洲政府、非洲民营部门、巴西、中国、印度、韩国等新兴的部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汇聚在一起,以鼓励大学和研究中心创造新知,推动非洲的人力资本建设和应对非洲发展带来的挑战。

  第二,非洲国家主导的区域化也取得了显著成效。非洲大学的区域化主要体现为非洲的区域组织在各主权国家的支持下为解决非洲高等教育面临的挑战,增强国际竞争力和解决本土问题的能力而制定的一系列指导方针、建立的合作交流机制等。非洲目前已经在知识共享和大学间的合作与学历互认方面取得了进展。如非洲大学协会的系列促进非洲高等教育一体化和质量提升工程的文件和举措,对非洲高等教育的发展产生了广泛影响;非洲高等教育伙伴关系计划通过非洲大学协会建立一个联合数据库,为加纳、肯尼亚、莫桑比克、尼日利亚、南非、坦桑尼亚和乌干达的许多入选的大学提供因特网接入;2011年非盟正式成立泛非大学,其计划在北非、西非、南非、中非和东非分散设立五个地区性的校区,分别专门从事某一个关键学科领域发展,其目标主要聚焦于科研与研究生教育。在国际化过程中,如果说非洲单个院校的策略比较薄弱的话,以非洲一体化为旗帜的区域化举措则增强了非洲的国际化策略水平。

图片 1非洲大学

  第三,国际化能力得到增强,从被动接受逐渐过渡到主动整合。加拿大高等教育研究学者简·奈特认为,高等教育国际化是将国际的、跨文化的和全球维度融入整合到大学或学院的各项教育目标、功能和服务中的过程。如果我们把“融入整合”视为主动吸纳和为我所用的话,非洲大学国际化的初期则主要是一种外来的植入的模式。但随着国际交流对象的日益增多和多样化,其形式已经从被动接受逐渐走向主动整合。如雅温得第一大学的工程学院在研究过程中注重整合来自世界银行的项目和与其他国家的科研合作,更好地契合本土需求。在国家层面,非洲国家也开始注重加强能力建设和资源共享,如2001至2004年喀麦隆政府拨款350万美元用于在六所公立大学开通国际互联网和加强信息与通讯技术能力。再从区域层面来看,区域性发展的策略为非洲高等教育的未来发展规划了路线,为非洲高等教育如何利用外部资源而发展指出了方向。这些院校、国家和区域层面的实际行动与措施,都在表明非洲高等教育已经在从被动接受外来援助逐渐转向整合外来资源,结合本土需要来进行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