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入园难拷问教育预见性,合法幼儿园只能满足本市一半的入园要求

  核心提示

图片 1家长心态:绝对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资料图片)

  8月13日,《入园难拷问教育预见性,老太太排队惊动中央领导》,成为网上的热点新闻。它是说北京一高龄老太太为在幼儿园给重孙争一“席位”,搬起躺椅加入旷日持久的排队大军。

  在本市(北京市,下同)现有正规幼儿园学位供给严重不足的情况下,部分尚未审批的“黑”幼儿园能否转正“变白”,变成破解入园难的“正规军”?这种想法将不再是纸上谈兵。记者从市教委获悉,本市教育行政部门正就调整幼儿园准入门槛一事进行调研,有关意见经批准后将出台一个办园新标准,届时,符合标准的自办园可获得审批,未达标的将面临取缔。

  一个场景道尽当下幼儿入园难的都市集体生态。幼儿园新学期开园在即,其实“抢位”大战在几个月前就已开始,而今早已“尘埃落定”。“抢位”的结果注定几家欢乐几家愁,因为郑州价廉质优的公办幼儿园,比例只有1%,可谓“百里挑一”。

  调查

  另外,郑州市民办幼儿园的审批越来越严格,因刚性需求的存在,让大量的“黑幼儿园”隐匿城中,它们背后的家庭,大多是城市的低收入阶层。教育主管部门对
“黑幼儿园”的态度一向是取缔,可真要是都取缔了,这些幼儿园的孩子又如何安排?

  自办园数量超过正规园

  ●96岁老太排队惊动中央领导

  近年来,相对于迅猛增长的新生儿,本市合法幼儿园的数量却快速下降。日前市政协一份“关于完善北京市学前教育体制的调研”显示,1996年全市有3056所合法幼儿园,而目前合法幼儿园仅1250余所,还有1290余所未登记注册的自办园,即俗称的“黑园”。据了解,合法幼儿园只能满足本市一半的入园要求。

  8月13日,《中国青年报》用一个整版,反思北京幼儿入园难题。事件的背景,是6月9日《北京日报》的报道,北京昌平区工业幼儿园门口,家长为孩子能入园排起长龙8天8夜,排队的人中,有一位96岁高龄的老太太,就是她的照片惊动了中央领导。

  近日,市教委主任刘利民表示,今后5年,北京将投入50亿元,新建300所幼儿园,改扩建300所幼儿园。同时采取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支持街道和企事业单位恢复举办幼儿园。

  学前教育的属性应该如何定位?《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最新的一项调查表明:89.6%的公众赞成把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其中59.1%的人表示非常赞成。民意很明显:幼儿园应该回归公益本位。

  业内人士分析,解决迫在眉睫的入园需求,改扩建幼儿园见效较快,但提供的学位数量有限;新建幼儿园涉及多个部门的协调,建设周期长;街道园或机关园的恢复也面临产权归属、成本等多个难题。

  但现实的状况是,幼儿园入学难成为经济体制深入改革阵痛的一个表现,计划经济时代的幼儿园“福利”被突然斩断,企业剥离社会职能和集体经济的萎缩,使过去财政资金到达企事业单位和集体幼儿园的多个渠道被堵死,原先得到财政支持的公办幼儿园也处于朝不保夕状态,一些地方政府为减轻财政负担索性将公办幼儿园全部改为民办,甚至将其转为企业。

  专家

  单位或集体幼儿园潮水般退去,数以万计的孩子完全抛给了社会,一些地方政府从学前教育的责任中彻底退出,这也就为日后的“入园难、入园贵”埋下了伏笔。

  政府应扶持部分自办园

  而民众对幼儿园的需求是刚性的,于是,众多身份不明的“黑幼儿园”应运而生。

  在目前本市自办幼儿园数量超过正规幼儿园的情况下,政府能否调整现有办园门槛,同时扶持部分办学质量较好的自办园“由黑变白”,从而快速、有效地增加幼儿园学位?幼教专家表示,政府有关部门需将“多重限制、设置高门槛”的管理方式转变为因势利导,鼓励多元化办学,解决学前教育资源不足的问题。

  ●“黑幼儿园”的“市场需求”

  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秘书长王化敏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提供一种可行的思路:“黑园”确实不能办的一定要关闭,但对于一些具备办园基本条件的幼儿园,可以通过政府的支持提高办园质量,然后给予注册。如房子等硬件不行,政府可加大支持;人员老师不足,可以派一些公办幼儿园的老师。

  对待“黑幼儿园”,教育主管部门在习惯性地说出“取缔”俩字时,肯定不知道周红广心里是咋想的。

  政策

  29岁的周红广来自商丘民权,25岁时,在郑州已打拼6年的周红广,攒够钱回家结婚,婚后,他把妻子也带到郑州,2007年儿子出生。“从那时起我开始拼命赚钱,想在郑州买房,儿子就能上郑州户口,就能上郑州的好学校”。可现实是,儿子教育的第一道门槛——幼儿园,就卡住了夫妻俩的“咽喉”。

  自办园达标可“转正”

  上公办幼儿园的梦想,像火花一样闪一下就破灭了。周红广挣钱的速度赶不上房价的上涨速度,他跟着装修队做水电工,收入并不稳定,一家人仍租住在都市村庄里,户口这一关直接把他筛下了。周边正规的民办幼儿园,一问最少得700元/月,周红广咂了咂舌头。无奈,周红广把儿子送进了都市村庄里的一家幼儿园。

  市教委有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本市正就此事进行调研,待调研结束后将制订一个意见,经有关部门批准后将出台幼儿园准入的新标准。然后由相应的政府部门以及区县、街道进行落实,符合标准的自办园将进行审批。“被审批的自办园,在安全、食品卫生、孩子的活动空间、教师资质等方面应符合相应的要求,否则家长也不放心把孩子送过去。”不能达标的自办园则将被取缔。

  ●买得起“洋房”,上不起“洋幼儿园”

  幼教专家、北京市第一幼儿园园长冯惠燕介绍说,按照现有标准,办幼儿园需有完整的园舍,包括教室、活动室、户外活动场地、厨房、保健室等,其中每个班都要配备独立的盥洗室和卫生间,幼儿园的园长和教师都须具有相应的资质。

  公办幼儿园,不仅对外来务工的“周红广们”来说是“奢望”,对郑州市民亦然。在郑州幼儿教育领域,经常被媒体引用的一组数据是,郑州有幼儿园1400多家,公办幼儿园只有14家,比例仅占1%。即使加上企事业单位办的幼儿园,也不到幼儿园总数的1/15。“公办幼儿园不足是历史原因造成的。”郑州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前郑州市建城区很小,学校、幼儿园相对比较集中,随着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外来人口大量进入市区,但公办幼儿园却没有随之增加,这就造成了公办幼儿园比例越来越少。

  据业内人士介绍,目前幼儿园审批有两个基本条件:注册资金至少200万元,自有七八百平方米的场地。“场地面积是幼儿园达标的最大障碍。”海淀区一位自办园负责人坦言,在城区找地儿实在太难,“如教育主管部门考虑到实际情况,在幼儿园占地面积适当调低标准,或者给予一定支持,我们将尽最大努力促进幼儿园达标。”

  另外,公办幼儿园都过于集中在郑州老城区,郑东新区、高新技术开发区等周边地区,几乎没有公办幼儿园。

  资深教育专家、北京汇佳学校老校长王家骏表示,调整办园标准、支持部分基础较好的自办园达标,同时在后期加强管理、指导和评价,帮助其提高教育质量,有利于破解“入园难”。(首席记者
罗德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