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动画,  是在暴力中看到智力

徐瑞哲

《黄海》讲述了一个在中国延吉当出租车司机的朝鲜族人,妻子跟一个韩国人跑去了韩国,他意志消沉,整天沉湎于麻将赌博中,欠了一身债,最后迫于无奈,接受了一个黑帮老大让其去韩国杀人的任务,故事由此一波三折。其实,很多导演都对一些边缘群体投以关注的目光,但是大部分导演却是以一种高高在上或者猎奇的心理来对待他们。罗宏镇则完全不同,影片中的写实风格,让人感觉到导演不是浮光掠影的描写这一特殊群体的生活状态。他通过将其生活环境真实的展现给观众,让观众能够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他们生活的艰难。尽管我没有去过延吉,但是中国很多二、三级城市其实都很相似,所以我能感觉到《黄海》一片中的对延吉这座城市描写的写实程度,其中比如麻将馆、狗市、乡下的村落这些场景,让人恍惚间以为这又是哪位中国独立导演用DV拍摄的纪录片。这种对生活环境的写实程度,不是一般同类影片在摄影棚中通过人造场景所能体现的。
  
  说起这部电影凌厉写实的冷硬派风格,让我不得不想起去年中国也有一位导演在尝试这一风格,并试图借此作为自己的标志。这就是高群书和他的《西风烈》。或许他和罗宏镇一样,感觉到了现今亚洲影坛洋溢着一种虚假的、软弱的、煽情的、恶搞的、歌舞升平的精神鸦片的麻醉氛围,想借一股冷硬风格给靡靡之音的影坛注入一剂强心剂。然而,不幸的是,高群书过多的把关注点聚焦在了冷硬的外部因素上,最终他选择了黄沙漫天、遍地荒芜的中国西部作为展示其理想中的冷硬派风格的场所。甚至不惜把余男也打造成一种男性气质,但是,里面脸谱化的人物形象和跟在好莱坞后面亦步亦趋的故事情节,使得我看到一半时,差点在影院爆棚般的轰隆隆声中睡着了。相比而言,《黄海》的故事情节非常经得起考究,两个半小时,导演分成了四个章节,环环相扣,步步为营。开始第一章的单线叙事发展到第二章已经变成了两条线,越往后线索越多,相关的人物轮番登场,各种线索交叉在一起,却主次分明,张弛有度,毫不凌乱,所以,我很佩服这位年轻导演对故事的掌控力,电影发展到现在,故事越来越难讲述了,特别是悬疑片,对故事的叙述能力要求更高。
  
  当然,所有的这一些,写实的场景、多线索的故事,并不是仅仅为了给观众讲述一个真实的、生动的、惊心动魄的故事,满足一下观众的感官愉悦,而是体现了罗宏镇一贯的主题,看看这群边缘人是如何生活的,看看他们是如何一步一步的被逼上梁山。随着影片章节的逐步递进,每一条线索的增加,每一个人物的出现,似乎都是在往男主角的脖子上套了一根死亡的索环。罗宏镇选择了“朝鲜族”这一夹在中韩之间的群体,不知道是不是有某种政治意图,或许只有导演一个人知道。但是,在此,我不想让尚未确定的“政治意图”来掩盖影片已经确定的“道德意图”,如果我们再不关注那些所有的边缘群体的生活困境,他们的命运将如影片开始的那只疯狗的命运,它们的结局也一如影片结尾中男主人公的结局。或许只有在中韩之间的那片广阔的、冰冷的黄海是他们唯一的归宿地。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影片中的暴力,随着故事的发展,影片越来越暴力,最终,渐渐的由智力游戏转向了暴力游戏,斧头帮式的砍杀让人觉得人命似乎并不比一条狗的命金贵多少。或许导演有他自己的想法,比如他想表现随着各方势力的介入,边缘群体的生活越来越险恶。所以,对于这部电影而言,暴力究竟是它的瑕疵还闪光点?只能见仁见智,我始终认为,以暴力来表现暴力,就如同“以暴力来对抗暴力”一样的不可取。不过,在《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一书中,美国学者詹姆逊曾经煞有介事的说道,其实电影里只有两样东西:暴力和色情。
  尽管如此,观众还是有自己的选择。
  是在暴力中看到智力?还是在智力中看到暴力?
  是在色情中看到爱情?还是在爱情中看到色情?

《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最近被批“很俗很暴力”,眼下正在整改修订。据称广电总局年内将出台国产动画片内容标准,对暴力、低俗、危险情节和不文明语言作出严格限制。不知“新编”的《喜羊羊》、《熊出没》以何面目示人,删掉粗口和脏话或许容易,改变打打杀杀、你死我活的情节却很难。

曾为孩子打开电视,换遍五六个少儿频道、卡通频道,没想到其中半数频道,不是在播《喜羊羊》,就是在放《熊出没》。在佩服原创动画片的高占有率之余,不得不为孩子的教育困境捏把汗。我们以“少儿”“卡通”冠名的频道,充斥着教育意义不大甚至有误人子弟之嫌的动画片,孩子们能从中学到什么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