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接受优质普通高中教育的学生比例达到63%,未成年人为何会成为幼儿园的老师

图片 1

  本报讯 (记者
黄晔)今年我市将新增120所公办农村乡镇中心幼儿园、90所城镇社区普惠性幼儿园,新增5—8所市级示范幼儿园。昨日从全市基础教育工作会上获悉,今年我市将力促教育均衡发展和内涵质量,着力改善教育民生,多途径逐步解决“择校”问题,提升教育的“幸福指数”。

郑州一都市村庄内,一位老师在打扫幼儿园的教室。 王原平/图

  新增210所公办幼儿园

  核心提示

  为缓解“入园难”、“入园贵”的问题,今年全市将新增210所公办幼儿园,并力保学前三年教育毛入园率达到72.5%。

  郑州一名6岁的孩子赵果果,在都市村庄的幼儿园玩耍时,脖子被挂在滑梯上,窒息了,照顾他的老师张晓阳被告上了法庭。这是几天前,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审结的一个案子。幸运的是,赵果果被抢救脱险了;不幸的是,幼儿园园长输了官司,赔了6万元,因为张晓阳只有15岁,自己还是个孩子,无需担责。可事情下次还会这么幸运吗?未成年人为何会成为幼儿园的老师?

  市教委主任周旭表示,今年教育工作重心将从义务教育向学前教育、高中教育“两头”延伸。学前教育要普及,而高中要多样化发展。为此,制定普通高中招生计划超过19.8万人,初中毕业生升入普通高中的比例保持在50%。新增市级重点中学6—8所,接受优质普通高中教育的学生比例达到63%。

  在徐玉元(江苏泰兴幼儿园凶杀案凶手)、吴焕明(陕西南郑幼儿园凶杀案凶手)举起屠刀时,在幼儿园的“张晓阳们”麻痹大意时,安全环境成为幼儿园的“软肋”。那么,赵果果为什么不去上正规幼儿园?

  另外,今年建市级特色项目教育学校200所,城镇接收进城农民工子女就读学校将增加到655所;学校管理水平明显提升,学生课业负担明显下降,不规范办学现象明显减少,提高群众的满意度。

  在郑州,公办幼儿园数量只占总数的
1%,“找人”和“扔钱”让更多家长体会到了城市的
“入园之痛”。入园难,难过考公务员;入园贵,贵过大学收费。“不是我不想让孩子上好幼儿园,是我们进不去,上不起。”一名将孩子送到“黑幼儿园”的家长如是说。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记者调查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城中村幼儿园,仨老师都没证

  在郑州市某都市村庄的民房里,有这样一所幼儿园:教室里是破旧的桌子和板凳,老师使用的课本已经成了散页,黑板只有1平方米。

  教室外,一条狭小的巷道就是孩子们的活动场所,没有滑梯,没有任何娱乐设施;教室旁边的一间房子就是宿舍,炎热的夏季,这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吊扇。几十个孩子在巷道内跑闹着,这就是他们的乐园。

  记者来采访时,园长陈清霞很坦诚:幼儿园没有办学资格证。而在她接触的家长中,只有不到三成的家长问过“证”的问题。幼儿园里有3名老师,同样都没有教师资格证。

  幼儿园没证、老师也没证,教育谈不上质量,安全谈不上保障,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谁的孩子在“黑幼儿园中”玩耍,这些“黑幼儿园”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家庭?

  舟舟没工作的妈妈

  黑幼儿园被取缔孩子咋办

  舟舟是这所幼儿园中班的学生,今年4岁,大他两岁的姐姐同样也在这所幼儿园。

  8月11日上午8点,姐弟俩刚起床,当司机的爸爸没吃早饭就已经去上班了。妈妈冯云给姐弟俩一人买了一块钱的包子,两人边吃边走,被妈妈送到了幼儿园。妈妈同样也没有吃早饭。

  舟舟是今年3月才被送到幼儿园的,现在已学会了“10以内的加减法”,还学会写十几个汉字,妈妈对此挺满意。“一分价钱一分货,咱一个月就交200多块钱,还指望幼儿园能提供多好的条件呢?”冯云说,两个孩子的入园费是420元,因为交的钱有限,也不敢对老师有过分的要求。

  自从当了母亲后,冯云就再也没有出去工作,因为没人给看孩子。最初把孩子送到幼儿园时,她的想法很简单,“能给看孩子就行,别让孩子磕着碰着,或者跑丢了”。

  11日上午,记者来到舟舟家。太阳当空的大白天,这所位于城中村的民房依然黑如夜晚,潮湿使得声控灯忽明忽暗。在顶层的4楼,记者见到了舟舟的妈妈,她正在给自己准备午饭:1棵芹菜加1块钱的面条。

相关文章